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貴州畢節聶氏宗親聯誼會

贵州毕节聂氏宗亲QQ群群号:1 0 3 4 5 1 9 2 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木碗山聂宗墓主辩疑  

2013-12-03 15:58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聂绍国

木碗山聂宗墓的墓主问题,目前产生了争论意见。其争论的由来是:今年初聂氏宗亲会决定为聂兴的次子聂忠重竖墓碑。会议明确聂宗文撰写碑文、碑联。宗文撰好碑联后,来电话告其内容,让我一饱耳福。我在电话中谈了我的想法。我说木碗山聂宗墓的墓主如果说真的是聂兴的次子,那么重竖的墓碑,宝盖头的“宗”必须改正为中心的“忠”。其理由是:﹝1﹞老谱上“明朝列祖图系”中聂忠的“忠”是中心的“忠”,这绝对正确;﹝2﹞聂权在造报“聂氏指挥世系纪略”中,聂忠的“忠”也是中心的“忠”,这也绝对正确。因此,必须以老谱上的为准。据此,宗文提出有必要到实地考察,并建议请对古碑有所研究的吴长生一道前往。我将此意见告诉聂智后,聂智非常支持,并说时间由我们定,随时都可以去。2013年8月27日上午,由聂绍军、聂智二位副会长率领,我们一行6人(其中有吴长生、聂绍伦、聂宗文和我)一同前往木碗山。当时,我和吴长生半蹲半跪在碑前,吴长生用苦蒿叶擦拭立碑的时间和中间的碑文。经擦拭,立碑的时间除年号不清,其余的“年、月、日”基本清楚,正中的“明显考耆寿翁聂公宗墓”也基本清楚。当时我也学着用蒿叶擦拭“孝男”一行,“孝男”二字非常清楚,下面是“聂”。聂绍伦说聂字下面就是“坤”字。我慢慢用蒿叶轻擦,结果露出右边的包耳。吴长生深思片刻后说:“这是‘邦’字。”聂绍伦插话道,“邦字下面还应有‘巾’”,大家说,你说的“帮”是“帮助”的“帮”,这个“邦”是治国安邦的“邦”。我再往下擦,邦字下面从左至右横排着“值、儒”二字,长生解释道:“此墓主有两个儿子,拿长子学文,取名邦儒,次子习武,取名邦值。”再往下擦,孙辈下面仍有一“聂”字,聂字下面有两排字,上面一排的字从左至右为“囗、囗林、君、良”。下面一排基本看不清。

照理说,此问题到此已划上句号,然而问题不是那么简单。2013年11月8日,接宗亲会电话,通知10号下午开会,说会议内容其中有“关于木碗山聂宗墓有不同意见” 。会上,果然听到异样声音。说什儿宝盖头的“宗”有可能是号名,“孝男”出现两个也有可能是两个,孙辈多出5个以上也有可能。这样一来,碑上存在的客观史实就被“有可能”代替,而虚构的事物就堂而皇之地呈现在人们眼前。眨眼间,我仿佛看到了赵高献给秦二世的那头鹿。行不得也哥哥,鹿就是鹿,指鹿为马那是欺上瞒下也。

我认为,要辩别木碗山聂宗墓的墓主,首先必须弄清楚物质和意识的关系。究竟物质是第一性的,还是意识是笫一性的;究竟是物质决定意识,还是意识决定物质。这是判定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分水岭。唯物论者认为,物质是第一性的,而意识是第二性的;是物质决定意识,而不是意识决定物质。所谓物质,就是不依赖人们的意识而存在,并为人们的意识而反映的客观事物,事物就是客观存在的物体。所谓意识,就是人脑对客观事物的反映。就木碗山聂宗墓而言,本身坟墓、墓碑及碑上的文字,均是不依赖人们的意识而客观存在的事物。铁的事实摆在我们眼前,聂宗墓的墓主就是宝盖头的聂宗,而不是聂兴的次子聂忠。本人以事实为依据作如下论述。

一、墓碑的大小可反映出墓主职位的高低,特别能反映其子孙职位的高低及经济的贫富。一般来说,墓主职位高特别是后代子孙经济实力雄厚者,给已逝亲人立的碑都较高大,如果死者生前职位较低、或后代子孙清贫者,能给死者立一般的碑已算不错。就木碗山聂宗墓来看,只能算一般。而聂兴的次子聂忠是世袭千户,其后代均是世袭千户,这样的家庭只立如此小碑,实在不可想象。

二、该墓碑对墓主的称谓仅“显考耆寿翁”而已。此称谓说明墓主只是60岁以上的一般老人,而聂兴的次子聂忠是世袭千户,有如此职位,岂有不在碑上撰刻之理?纵览聂家脑大小坟山,即使是朝庭待封职位的,都刻上“皇清待赠……”等等。何况聂忠是世袭千户。

三、该碑上的“耆寿翁”三字,说明该墓主是60岁以上的老人。而聂兴的次子聂忠是在征战时病逝军中,能不远万里征战交趾,能否说明他已是60岁以上的老人?这显而易见。

四、越南的交趾,离毕节千里之遥,加支那个时代的交通状况,能否将死者遗体运回毕节,可想而知。

五、该碑上的讳名是宝盖头的“宗” ,而老谱上聂忠的“忠”是中心的“忠” ,是精忠报国的“忠” 。有人说,宝盖的“宗”可能是号名,非也。我们知道,人死后在碑上只留号名的几乎没有。即使有,也应该是死者生前声望较高,其号名在当时就有较高社会影响力。如果说宝盖头的聂宗是聂忠的号名,且影响力也高,那么老谱上“明朝列祖图系”中为什么只写中心的“忠” ?而且聂权在造报“聂氏指挥世系纪略”中又为什么不写宝盖的“宗” ?而是写中心的“忠”呢?再有就是聂权在“纪略”中写一世祖聂兴时,也将其原名“苏国兴”写得清清楚楚,为什么写到二世祖时不把响亮的号名“聂宗”也同时写上呢?因此,说木碗山聂宗墓的“宗”可能是号名,这“可能”二字本身就站不住脚,纯属无稽之谈。由此可见,木碗山聂宗墓主实实在在是宝盖头的聂宗,而不是聂兴的次子聂忠。这是不可争辩的历史事实。

六、该墓碑上的孝男不是老谱上聂忠之子。理由有三:⑴孝男“聂”字下面是“邦” ,而不是“坤” 。⑵即使把“邦”字作“坤”字认,那此字在碑上也只是属字辈,而不是名。因为下面还有横排的“值、儒”二字。也就是说,碑上的孝男是双名,而聂忠的孝男聂坤是单名,这是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。⑶碑上孝男是两个,而聂忠的孝男只聂坤一个,这也是事实。我们不应该置碑上的历史事实而不顾,凭空想象聂忠有两个儿子,甚至名字也由单名变为双名等等。

七、该碑上的孙辈子孙不是老谱上聂忠的子孙。老谱上聂忠的子孙只有一个,名广。这是历史事实。而碑上的聂宗却有众多孙孙,且其中没有一个叫聂广的,这也是明摆着的事实。

综上所述,木碗山聂宗墓碑上的文字记载,除“聂”字相同,读音相同外,其余没有一丁半点与聂忠联系得上。以上七个方面的事实证明,此“聂宗”不是彼“聂忠” 。也就是说,木碗山聂宗墓的墓主不是聂兴的次子聂忠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